海外网 > 视频 > 金台来客 > 艺眼世界 >

我想放纵自己

视频信息
发布时间:2016-09-06 14:43:31  来源:海外网        (责编:陈婕)
简介:

邱启敬 当代艺术家

微信截图_20160908094701.jpg

尽管玉石雕刻现在依旧是

最为传统的民间艺术

但是在这种民间艺术中

总有一些新的思路与作品以新的姿态走向世界

而邱启敬是一位将中国玉石雕刻

与西方雕塑艺术相结合的新派玉雕大师

在他的作品中

我们似乎找不到太多传统的元素

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后现代的雕塑风格


我后来发现,我的很多雕塑都是低着头,都是闭着眼睛的。怎么都是这么痛苦的人啊?但是我真的没“装逼”。

做这匹马,我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。我试图做一匹马,让别人一看就会认为,这绝对是中国人做的一匹马。我当时放大了好几件雕塑,把一片竹叶拉长到五米,我在路边捡一根寒枝,把它放大到七八米,这样的作品我做了大概有七八件。

1.png

我是想做一批属于中国人对传统内在东西的一种感受,就是中国人对自然,乃至对个人的一种文人情怀,它总是有一种东西在不断地感动着你。

我们看宋词,还有看一些国画,它总是有一个巨大的悲悯情怀,所以它孤傲、枯寂、情感的忧郁。我一直想把这种东西提取出来,变成我雕塑的手法表现出来。

2.png

后来做了七八件,几乎全扔掉了,最后就只剩下这匹马。这匹马我感觉到有局部到达了我表达的一些需要。所以这也是我对传统文化的另一部分传统精神性的解读吧。比如国画上面大量的留白,留下了一个虚无的空间。很多有形的事物,都是源于这些无形的东西而存在的。东方的精神性里面有很大部分是空灵的、虚无的,它不是一种具象化的,它更多导向的是一种更大的宇宙观。所以我很多作品从青花雕刻上,既有水墨的一些纹理,又或形成黑白之间的一种交叉,包括基础构图上面也用了很多这样的手段,我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一些实验。

3.png

但是我现在的作品又完全不一样,后面这两三年,我对于传统文化的理解,越来越不满足于这些,我希望能够追溯到更远的一些东西,更加神秘,更加玄学的一些东西。这些东西都蛮好玩的嘛!我不希望我是通过大量的思考,以及高度理性化的具体分析来创作,我很喜欢去找一些我情感所能触碰到的、哪怕一点点的细微的点,就是我自己必须把握不住它,它的状态是一种半失控的状态,进入到这样状态的时候进行创作,我觉得更能满足我吧!

4.png

因为你如果能彻底读懂一种东西会很不爽,对未知的、神秘性的东西你反而更加感兴趣,你觉得很多东西并不是你之前的知识体系所能解读的,所以我后期的创作就走得更加“偏”或者更“远”一些,我觉得这里面必须含着一块很重要的东西,那是很诗性的,或者我自己内心的对传统文化的一种认知。

我对作品的创作,一直都不希望自己受过多的控制,乃至我自己都想放纵自己,就看我自己能走多远,或者看我能够怎么样的一种误入其途,我觉得这种状态很嗨!对一个东西的不可把握性、未知性,这种实验性令我更加的着迷。

5.png

我觉得一个艺术家为什么会做那么多的作品?他在花费大量的时间,借用这个创造出来的东西,试图去对抗这个无聊的生命,去对抗很多空虚的时间,但就是那种状态,很多时候做出来的都是废品,但是你忍不住还是要做,因为生命的状态就是不停的生长。在体验与创造两者之间,你也不断地汲取营养,也在不断的的排泄,就是这么一种状态,我觉得它没有更高深的东西,主要是你自己爽不爽、开不开心、嗨不嗨!我觉的这个是最重要的,如果你能嗨到别人,那就太牛了!

(本内容由“斑马先生”微信公众号友情提供)

1470723736527248.png